molvnaixiang

溺(遥真。凛真)

隔也_手残炮姐渣剑三中:

※作者:穆_苡幽。(PO主)

※CP:遥真、凛真

※食用需知:         

①非恋人状态下的肉。

②三人状态,友情以上,恋人未满。

③最后,人物各种崩坏!食用请小心!

 

 

 

 

>>>1min。

 

松冈凛漠然的看着茶发的少年一脸无奈的被七濑遥压在泳池边。其间衣物被丢到一旁在静夜里发出的声响,惹得少年面带赧色地推攘,只可惜下一秒就被性致高涨的对方满不在乎地压了下去。很快便只剩半褪的裤子挂在少年修长健硕的腿上,蜜色的皮肤在月光下显出不知名的魅惑,最好的例子便是那个已经情不自禁啃上对方脖颈的人。

 

向来只对水有兴趣的人对待这次的猎物却显出出奇的耐性,似乎是想给那句撩人的肉体上印上自己刻印,舔舐,吮吸,啃咬,开出一个个刺眼的记号。

 

松冈凛头一次厌恶起自己良好的视力。

 

似乎是察觉到第三者的视线,埋首于橘真琴脖颈间的人略微抬起头,湛蓝的眸正对上松冈凛来不及收回的目光。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对方在看到自己后半点惊讶也无,只是那双氤氲着情欲的眸子里的神色越发幽深,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后,随即复又俯下身继续方才的动作。只是有意无意的,用身子将身下的人挡住了些许。

 

两人被水挡住的部分晦暗不清,然而那不断激荡的水波却像是要像松冈凛证明什么一般,拍打池边的声响刺耳非常。

 

尖锐的齿尖不觉间用力,从唇上传来的疼痛将洄游的思绪稍稍拉回,松冈凛知道自己应该离开,目光却不受控制地透过七濑遥凝在那人泛着红潮的脸上。

 

滞空的脑海恍悟一般:原来那个人还会有这样的表情啊……

 

这样想着,视线却依旧落在至始至终都沉溺于欲海中未能发现他的那个人身上。听着他在七濑遥身下难耐的低喘,以及被贯穿后不由自主发出的呻吟。松冈凛淡淡的望着,然后蹲下身,将手放到自己胀痛的下体,握住,目光仍是一瞬不移,最终在少年释放后疲软下身子的那刻低吼出欲望,手掌濡湿一片。

 

>>>2min。

 

看到松冈凛的时候,橘真琴正开完社团部长会议,关上鞋柜正准备离开。转过身便看到方才还空荡荡的门口处笔直站立着的人。

 

穿着鲛柄校服的少年扯了下帽檐,背光的神情有些模糊,那双酒色的眼瞳却华光闪烁。

 

“有些话想对你说。”这么说着,松冈凛便不顾橘真琴的怔愣径直转身朝外走去。见状,即使疑惑万分,被留下的少年到底还是连忙迈开腿追了过去。

 

一路上橘真琴多次尝试着想要问出对方大老远跑来岩鸢的理由,然而被问的人却始终缄默着低垂着头向前走着。走过渔港,两人来到小山上的观景台,背对橘真琴的少年才终于挤出干瘪的回答:

 

“昨晚,我看见了。”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措不及防被松冈凛的话弄得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的少年张皇无措地挥着双手,顶着满脸通红的脸仍抱犹疑地朝已经转过身一脸平静望着自己的人确定:

 

“你说你——”

 

“啊,我看到了。”对于对方眼里的侥幸视若无睹,轻描淡写的抹杀了对方最后的希望,“你和遥做爱,从你被他压倒开始,全部都看见了。”

 

“可可可可,可是,为,为什么凛会看到?!——因为…因为…”

 

“因为那是在岩鸢的泳池吗?”伸手将帽子取下拿在手中把玩,松冈凛淡淡的解释着,“昨天是周六吧…被江要求着无论如何也要抽时间回家吃一次饭…之后晚上去便利店的时候看见了你们往岩鸢高中走…”

 

对方的话使得橘真琴不得不面对现实,被人看见那样荒唐的事情对于他来说真是再难堪不过,更何况看见的人还是松冈凛。尴尬的摸了摸鼻尖,温润的祖母绿里闪着歉意,“抱歉…让凛看到了那么糟糕的事情…我…我会让遥不要再这样…”

 

话音未落,却被人拽住了臂膀,尚未来得及反应就被拉扯着摔倒在木登上,肩上的书包落到地上发出一声闷响。只是橘真琴顾不及捡起书包,眼前一花,唇上便多了一个温润的东西,而后直闯入他因惊愕而微张的口中,拼命吮吸着,掠夺着。直至对方松开口,橘真琴才气喘吁吁的看清不知何时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看着那双酒红的眸里泛着水雾与迷茫,习惯性的话语脱口而出:

 

“凛,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然而预料中的回答并没响起,橘真琴只清晰的听到了衣服撕裂的声音。

 

那人在他身上发出野兽的低喘,然后猴急的吻印上他的身体,连啃带咬。疼痛使得受制的少年有了一瞬的爆发,猛地将还趴在自己身上作恶的人一一把推开,踉跄着撑着木板站起身,讶异赧然地看向跌坐在地上的男人:

 

“凛,请不要这样。”这个样子并不像你。

“……”

 

沉默的听着橘真琴带着些微责备的话,松冈凛迟疑了一会后才慢慢站起身,被刘海遮住的眼睛看不清神色。拍了拍衣服上沾上的尘埃,抬头对上碧眸复杂的视线:

 

“呐,我说,跟我做吧。”

 

>>>3min。

 

被松冈凛压倒在床上的时候橘真琴认为自己一定是哪根神经出了问题,以至于当对方问出那句话时,才会回答不要在外面。

 

——但是啊……

 

将手臂横在眼前,橘真琴尽力无视对方在自己身上触碰摸索的动作。

 

——谁叫当时凛是那副样子啊……

 

手臂被人抓住按在了头顶,适才受到挤压的视野只看得清对方那头耀眼的酒红的发。温润的吻落到眼帘,鼻尖,然后是嘴唇。

 

——似乎只要他拒绝了,就会哭出来一样……这样又怎么让他拒绝啊……

 

昨夜才放纵过度的后穴被轻柔的触碰着,橘真琴下意识的僵直了身子,然后又在对方的安抚下卸下了防备。修长的异物带着微凉的液体闯入,不自觉的咬住下唇,却惹得对方一阵轻吻。

 

他听见对方在自己耳畔粗粗地喘息着,压在身上的肉体有着不同往日的高温,温热的触感让橘真琴想起那个自己最挂念的少年,对方淡然的面孔一闪而过,随即便是被贯穿的钝痛。

 

松冈凛狠狠地在橘真琴体内冲撞着,啪嗒的响声在安静的房间里被放大了数倍,少年蜜色的身体渐渐泛起红潮,连带明朗的脸庞也因微蹙眉宇和低喘变得诱人。

 

啃咬着对方胸前的小果,然后放任果实在自己的滋润下微微挺立。刻意在昨晚七濑遥留下的印记上重新印上自己的记号,松冈凛觉得一切都失控了。

 

想要身下的男人,看着他在自己的身下难耐的喘息呻吟,让那双修长健硕的腿盘在自己的腰间,扣住对方结实的腰部,奋力的冲撞,要将自己融入对方身体里一样。

 

不够。不够。

 

明明得到了这具肉体。

 

可是,还是不够。到底是什么……

 

>>>4min。

 

松冈凛醒来的时候床上只剩下他一个人,神色莫测的看着已经失温的另一侧床铺,却屋外传来的细微声响,一怔,抓起床单裹在腰间冲到门前,不料,有人先一步从外打开了门。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松冈凛下意识用手挡了挡眼睛,然后怔怔看着那个逆光的背影,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然而对方只是垂着眼软软的笑着:“我去买了早餐。”

 

说着,橘真琴拉起呆愣的人走到桌边,热乎乎的肉包被塞到松冈凛的手里,“快吃吧,凛还得赶最早的班次去鲛柄吧…”

 

絮絮叨叨的念着,高大的少年有些苦恼的蹙起眉,“不过也许会迟到呢…凛得想好跟老师解释的借口呐…嗯…”

 

什么啊…

 

松冈凛定定地看着手里的肉包,缓缓地抬起手,咬下。

 

这种‘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咽下的面团像是直接透过食道塞进了心房,闷得他几乎喘不过气。

 

想要把昨天的一切都当作是梦一样的抹去吗……

 

将手里的肉包丢到一旁,松冈凛抬头看向被自己的举动引得侧过身望着自己的人。一把扯过对方的衣领,狠狠的咬上那丰软的唇,撤开身子,一瞬不移的凝着捂着唇满面通红的橘真琴,笑得狂妄:“并不是梦啊…真琴。”

 

>>>5min。

 

人溺水身亡需要多长时间?6分钟,不,也许4分钟就会死掉。

 

而他,早就溺毙于那潭温暖的碧波里了。

 

 

fin。


评论

热度(57)

  1. 坂田宅基SHIYUU 转载了此文字
  2. molvnaixiangSHIYU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