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vnaixiang

【凛真】耳洞打在右边的是基佬

黑刀刀刀:

1、凛真老夫老妻设定

2、凛真高三交往中

3、凛真 all真推广!!真琴受交流群:216291241(望给位积极参与啊!!哈哈!!)


那么,开始喽!


“过来。有东西给你看。”

凛一坐到真琴的椅子上时就是一脸殷勤的献媚,真琴虽然知道眼前的家伙一定有什么猫腻

【看他那种贼兮兮的笑容】

但是真琴知道自己没法拒绝,他对爱侣之间的小互动相当感冒。

“怎么了?诶——这是什么?”

凛满脸的都是‘哈哈,这家伙上钩啦’鬼表情,手上是银白色方形物,却有旁置一个精致的手柄,手柄前端是纤细的银针。

“耳洞枪,用来打耳洞的啦!!”

“哦,挺好的!”真琴已经迅速转身了,但是无奈靠的大魔王实在太近,凛一个扑身,真琴就被压在自己的地毯上了

“那你要怎样?”

“又不会吃了你啦,只是打两个啦!”

“诶,不要,看着就好疼的样子!”

“不会疼的啦!我问过专业人士的,不会让你感觉疼的啦!”凛尽量摆出个‘我超专业’的笑容,无奈笑容和说话的语调实在跟不上,真琴把头埋在地上。

“真的不疼!”

“不会的啦!相信我,床上的时候说会让你爽,你不也是超爽的吗??!!”

“其实也不是很爽啦!我还觉得痛。”

“什么——”

“好啦!只打一个哦!”

“不是说两个的吗!”

“不行,只有一个,打两个像个女生啦!”

“好吧!”

“诶,这么快就答应了。”

【不会有什么猫腻吧!他一定有瞒着我什么!】


凛让真琴靠在床沿,跨坐在真琴身上,凝视真琴。

真琴被盯的心里发毛,索性就亲一下,但是凛却抓紧时机,用舌头打开贝齿,卷起真琴的舌头,汲取冰果茶的甜味,真琴被吻的晕头转向,完全没注意到凛在抚弄自己的耳垂,等到深吻结束,真琴腰都软了,凛又转移阵地,对着舔吻,吮吸耳垂,真琴觉得耳垂又热又痒,还有凛在他耳边的呼吸,他已经微微勃起了。

凛顺手拿来小只油性笔,点出个黑点,满意的俯视酡红爬上真琴的脸颊。

“等等,我拿个酒精”

“诶,那个……”真琴被挑逗的情欲难耐,经手人却半路逃跑

【放置playma??】

还好凛很快就风风火火的从包里拿出一瓶东西“那个是什么?”

“酒精,这样可以消毒,就不会太容易发炎。”

“哦,好像有些人天生不能打耳洞呢,一打就会发炎。”

凛突然盯着真琴不动,挑起一边的眉毛“真的!”

“没事啦!,我应该可以的啦!”真琴内心咆哮【干嘛要解释啊!】

“”凛在度跨上真琴的大腿,真琴默默的告诉自己要忽视凛诺有诺无的摩擦

【不,不,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凛抬起真琴的头,嘴角扯起笑容,真琴又感到自己的脸上火烧火烧的,凛讨好的亲吻真琴的下巴,用棉签沾上酒精湿润真琴的耳垂,火热的耳垂顿时一阵凉意。“恩”

“有感觉了?”

【明明他一直在弄我的】

真琴的脸更红了“快点啦!”“好”

凛吻着真琴的鼻子,慢慢移到脸颊,手里的针枪固定好位置,小心的缓慢用力

【好认真】

真琴看着凛认真的侧脸,自觉心跳多了好几拍,真琴把手环住凛的腰,感受针枪缓缓的穿刺他的耳垂。

“嘶”

疼痛来的很快,但是很快就消失了,凛所给于的疼痛。凛拿出偷偷准备的耳钉,小心扣上软管。

【爱侣给予欢愉之时,痛苦也已酿成。】

“很痛吗!混蛋,那家伙保证不疼的!”凛的怒气瞬间凝聚。

“还好啦!很快就没了”真琴摸了摸耳钉

“镜子,拿镜子给我。”

“不是不喜欢的吗?喏,给你”


【是个小巧的黑色三角形】


凛一下扑在真琴怀里

“以后一起去买耳钉,我觉得鲨鱼的一定很适合你!”

“恩”真琴也把头窝在凛的脖子


“好吧!干正事啦!”凛突然原地满血复活加打鸡血状态。

“诶,什么?”

等真琴反应过来,凛早就想洪水猛兽一样把他扑倒在床,他的裤子都已进到床底了

“诶!”


事后,凛抚摸真琴的睡脸

【这家伙一定不知道自己害羞的时候耳朵也会红,老子早就想给你打了啦!】


“诶,怎么打了耳洞?”渚一见真琴就放出爆炸性话题

“真的”江和怜都跑过来看,甚至遥都望向真琴

“诶,那个……这个……就是打了,原因说不出来!”

“那个,好像打在右耳的是GAY的意思吧。”江小心的放出消息“诶,真琴,你怎么啦!”



评论

热度(18)

  1. molvnaixiang黑刀刀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