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vnaixiang

【士言】脑洞每天大一圈系列(1)

里世界:

绮礼缓缓睁开,深色的瞳孔将房间扫过一圈,又默默的落回了原来的位置。他本以为在召唤的光芒散去后应该见到自己的Servant,但结果却是被扔来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时空。

  

  空气中满溢着慵懒的气息,这让为圣杯战争做准备而将状态调整到蓄势待发的绮礼感到无所适从。身体罕有的躁动不安,却没有任何可供发泄的渠道。这个时空没有圣杯也没有战争,准确来说,应该是这个时空的圣杯战争早已结束。不管是自己应该参加的那场,还是十年之后的那场。

  

  在Servant的召唤途中,不知是出了什么错误,绮礼被扔到了十年后的空间。他还没有见过卫宫切嗣,却见到了自称卫宫养子的少年,以及未来的自己。

  

  绮礼的视线晃动了一下,下意识的游移到了背对着里屋坐在走廊上的男人的背影。那个人自称是未来的自己,但是他却让绮礼感到相当的不快。该怎么说呢——?大概就是心中满溢着‘已经二十八岁的人了再说不想长大这类的话是不是太违和了’的苦恼这种程度的郁闷吧。

  

  虽说不想承认,但不管怎么说,那个男人确实是【言峰绮礼】没错,因为是【自己】,所以看一眼就能够明白。未来的自己变成了相当令人讨厌的性格,健康状况一塌糊涂,本应恪守的东西几乎消失殆尽,找到了自己追寻的答案,但又有了新的的更加巨大的空虚没有填满,还有非常的、非常非常的——喜欢卫宫士郎,那个被卫宫切嗣收养了的姜红色头发的少年。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想法,无法形容的诡异。绮礼自认为自己没有体会到【爱意】这种情感的功能,而他也确实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看着未来的自己,自然而然就产生了这样强烈到无法动摇的认知,【自己】喜欢那个少年。

  

  为什么?

  

  绮礼眯起了眼睛。

  

  背德的同性恋,即使是和自己相比都有着悬殊的年龄差。明明还没有抛弃尊严的样子,却甘心……按照他的话来说,是被少年【饲养】。是因为卫宫切嗣的原因么?

  

  刚来到这个世界的绮礼对自己以后的时间知之甚少,他只能盲目的猜测,而想出的答案虽然荒谬,却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解法。

  

  “咔哒——”

  

  在绮礼苦思冥想的时候,士郎不知何时凑到了他的身边,轻巧的放下茶杯。

  

  “请用,茶点的话没有栗子羊羹之类高级的东西,但大概辣仙贝更和你的口味吧。”

  

  “啊……唔。”绮礼立直身子,正坐点头致谢,“非常感谢,添麻烦了。”

  

  “姆唔。”

  

  “………………?”

  

  不知为何,只是普通的社交言辞,少年听到了以后却露出了相当严肃的表情沉思了起来。金色的瞳孔一动不动的凝视着自己,虽然不知道少年在想些什么,但少年眼神深处闪动着的光,却令绮礼感到有些刺目。

  

  这确实是一个很招人喜欢的孩子,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让他有种比寻常少年更为沉稳的感觉,但又没有老成到令人乏味。有着令人肃然起敬的道德感和正义心,以及非常会照顾别人。但那些只是对常人来说,绮礼虽然尊敬这个少年的品格,却也十分清楚,自己绝对不会喜欢上这样的人。

  

  那些品德高尚胸襟博大的人,自己对他们肃然起敬,但是从来不会产生喜爱之情。先不说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言峰绮礼】都不会具有这项功能,退一万步来讲,即使有,【言峰绮礼】所喜爱的也应该是——————

  

  “各种意义上都吓了一跳啊。”

  

  “什么?”

  

  少年的声音在一瞬间将绮礼的思绪从鲜血、残骸、银发的女人、哭泣的孩子,断壁残垣……的深潭中拉了出来,他完全没有注意到绮礼的晃神,用他那特有的认真的口吻继续说道

  

  “言峰的过去和现在真是完全不一样呢,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士郎露出腼腆的表情挠了挠头,“不过言峰始终还是言峰吧,一开始还觉得不可思议,但时间一长也就发现其实还是一样的。”

  

  “唔?!”

  

  一样?什么一样?自己和那个男人么?!

  

  “卫……!”

  

  “但不管怎么说,你貌似还没有像现在的言峰这么恶劣,所以我想应该可以问你的吧。”少年的话语打断了绮礼诧异的声音,“你认为,我到底哪里被言峰讨厌了呢?”闪耀着的金色光芒的视线,直至的看向绮礼虚无的瞳孔,“虽然不是一个人,但是言峰的话一定知道吧。卫宫士郎,到底哪里被【言峰】厌恶着呢。”

  

  “等等,”绮礼的眉头皱了起来,“你说讨厌?”

  

  “如果想知道的话,比起问那边那个还什么都不知道,幼稚青涩到可笑的【我】,直接问本人不是更快么?”

  

  绮礼还未把话说完,与这边完全不同的令人感到沉闷的气场就从走廊那边压了过来。言峰只是微微侧过身而已,但那副懒散轻浮的表情还是让绮礼难堪的别过了视线。

  

  真不想承认这是自己……

  

  “那种毫无用处的正义感,把自我毁灭当做奉献,满足自己的拯救他人欲望却自认为是崇高的奉献,以及到处捡垃圾回家的爱好。不管哪一样,不仅是厌恶,而是恶心的快要吐出来了啊,卫宫士郎。”

  

  “呣,你说话太伤人啦言峰。”少年眨了眨眼睛,居然没有露出半点怒色,“都说了不是这些泛泛的东西啦,你根本不是因为这个讨厌我的吧,要让你产生可以用名词形容那个级别的感情,这点还根本不够格吧。关于这点我还是知道的呦。”

  

  “啧。”年长的自己露出了不耐的神色,“你最擅长的魔术不是投影而是自我催眠么卫宫士郎,你到底还要执拗多久才甘心?”

  

  “当然是到找到答案为止。毕竟我喜欢言峰嘛,不弄清楚是不可能安心的吧。”

  

  “………………”无言的缩着身子,绮礼被夹在刀刃般锋利的攻击和行云流水般熟练的防御间沉默着

  

  因为是【自己】,所以绮礼明白言峰的话并非谎言。但为什么是讨厌?

  

  坐在那边的那个自己,明明是不可理喻的、难以置信的、荒谬而不合逻辑的——喜欢着这个少年啊。

  

  

  

  

  

  END.

  

  当事者迷,旁观者清。



评论

热度(49)

  1. molvnaixiang里世界 转载了此文字
  2. 绮礼神父里世界 转载了此文字